惠州市億兆能源科技有限公司
   
Hui Zhou ECE Energy Technology Co.,Ltd

做中國儲能系統集成的領先者

   為讓綠色能源服務人類而奮斗

N

新聞中心

EWS CENTER
陽光電源:著力孵化光儲一體化項目
來源:證券時報 | 作者:hzyizhao | 發布時間: 2019-05-17 | 68 次瀏覽 | 分享到:

中國儲能網訊:21年前,中國的光伏產業正處于成長的萌芽期,市場尚未打開,陽光電源從澡堂邊上租的兩間房開始起步。在經歷光伏行業的蓬勃發展以及多輪危機及洗牌后,陽光電源成長為光伏行業的巨頭。2011年11月2日,陽光電源在深交所掛牌上市 ,成為國內新能源電源行業第一股。自上市以來,公司業績始終保持高速增長,成為老牌光伏企業中唯一連續多年都保持盈利的公司,走出了一條高質量發展道路。

20多年的專注與堅持,陽光電源從殘酷競爭中實現多次跨越:研制出中國首臺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光伏并網逆變器;轉換效率從90%到全線突破99%;價格從5元/瓦降至0.2元/瓦以下......自2015年起,陽光電源成為全球光伏逆變器出貨量最大的公司,國內市占率30%左右,連續多年保持第一;國外市占率15%左右,已批量銷往德國、意大利、澳大利亞、美國、日本等50多個國家。

如今,伴隨著“531”光伏新政的出爐,近年來高速發展的中國光伏產業被踩下一腳“急剎車”。光伏行業再次被推向風口浪尖,光伏新政對行業的影響到底有多大?企業如何應對?陽光電源的高速增長步伐能否持續下去?日前,證券時報“上市公司高質量發展在行動”采訪團走進陽光電源,證券時報常務副總編輯周一對話陽光電源董事長、總裁曹仁賢。

逆變器全球第一

陽光電源為什么20多年還沒有倒下去,同時還獲取了比較高的利潤和市場份額?其實,還是靠自己的定力,要真正的聚焦在自己的專業和專長上面。選擇一個好的行業不容易,在這個行業當中要真正能存活,沒有永久的方法,也沒有可以一勞永逸的商業模式。不光是運氣的事,核心還是堅持聚焦在清潔能源里面做創新,堅持聚焦在以客戶為導向,去貼近客戶,有所為有所不為。

周一:公司創立21年、上市7年以來,走了一條既有速度又有質量的發展道路,把握住了哪些關鍵的節點?

曹仁賢:陽光電源今年已經是第21個年頭了。這么多年下來,我們從一個幾個人的工廠,從幾萬塊錢起步,到今天,走到將近百億的規模,近十億的利潤。公司2011年上市以后,更是走出了比較快速發展的步伐。

很多人也經常問,光伏企業中,很多是跌宕起伏,波動非常大,不少大企業虧損,甚至破產,陽光電源為什么21年下來還沒有倒下去,同時還獲取了比較高的利潤和市場份額?其實,還是要靠自己的定力,要真正的聚焦在自己的專業和專長上面。選擇一個好的行業不容易,在這個行業當中要真正能存活,沒有永久的方法,也沒有完全可以一勞永逸的商業模式。不光是運氣的事,核心還是堅持聚焦在清潔能源里面做創新,堅持聚焦在以客戶為導向,去貼近客戶,有所為有所不為。這21年下來,圍繞著清潔能源和電力電子轉換技術這個業務中心,經過多次的迭代,多次的創新、變革,使公司能夠長期比較穩健地生存下來。

周一:公司在逆變器領域,是不是已經成為全球第一了?

曹仁賢:是的,多年來,我們在全球和中國的市場份額上,都是排在最前面。二十年前,國內太陽能逆變器設備都是進口的,有西門子、ABB、施耐德、GE等跨國品牌。通過這二十年的努力,我們把中國的市場真正做起來了。這二十年,我們把成本從當年的五塊錢一瓦,降到現在的兩毛錢一瓦,整整降低了25倍,使得現在很多項目當中,都可以使用中國產的設備。所以,我們對行業最明顯的帶動,是通過技術創新,通過成本的降低,做到了性價比極致,做到了穩定可靠的運行。

現在,全球三分之一的逆變設備都是由陽光電源在運行,特別是國內大量的電站,從西北大型的地面電站,到東部的屋頂電站,再到家庭光伏,其中的很多設備都是由陽光電源提供。同時,公司也促進了全球這個行業的發展,使得全球在清潔能源接入設備方面的成本大幅度降低。有的廠家,有的業主沒有使用我們的產品,但通過我們這么多年努力、引領,使得競爭者很多產品也大幅度降價,使得能源投資者、消費者能夠受益。

周一:國內逆變器是不是已經把國外巨頭都打敗了,把他們的市場都替代了?

曹仁賢:是,市場肯定都是替代了的,因為我們有著性價比方面獨特的、專有的技術和能力,所以做的是非常便宜,廉價。同時,它的性能沒有受到折損。我們現在產品的可靠性遠遠超過這些跨國巨頭。一方面是我們做到廉價、成本領先,同時我們在設備的可靠性,在功能開發、交互、服務方面,也走在了全球的前面。

在光伏產業這一塊,可以自豪地說,我們是全球第一,是一張響亮的名片。全球80%的光伏產品都來自于中國,全球50%的市場在中國,全球有70%-80%的人才、勞工以及制造端的裝備都逐步往中國凝聚。實質上,現在中國的光伏制造,應該說從前端的多晶硅、單晶硅開始,一直到最終應用端的技術,都走在世界第一的水平上。公司的逆變設備也不例外。

兩三年內實現平價上網

清潔能源將來大面積替代化石能源有很多的方案。通過幾年的努力,光伏發電很快就可以實現平價上網,就在兩三年內。因為我們整個系統端的成本和技術進步,這幾年得益于國家的支持以及企業的努力,投資者的信任,使得成本下降的速度非常之快。

周一:核心技術方面,是不是都掌握在公司自己手里?

曹仁賢:公司現在有1500多項專利的申請量,有三分之一的研發人員,研發費用的投入規模比較大。公司所有的技術都是來源于自主研發。

周一:公司有沒有什么拿手的黑科技正在醞釀中?

曹仁賢:肯定,我們有產品的技術路線,有清潔能源將來大面積替代化石能源的很多方案。通過這幾年的努力,我們光伏發電很快就可以實現平價上網,就在兩三年內。因為我們整個系統端的成本和技術進步,這幾年也得益于國家的支持以及企業的努力,投資者的信任,使得成本下降的速度非常之快。2018年,中國在西北有一個電站是五百兆瓦,是公司跟三峽集團合作的,它的上網電價就是三毛一分錢,每千瓦時三毛一分錢。

周一:比火電還要便宜?

曹仁賢:那邊的標桿火電電價是三毛二分錢,所以,我們在特殊的地區,在光照非常好的地區已經實現或者接近于實現平價上網。在東部地區光照差一些,還需要兩三年的時間。但是我們已經充滿了信心,我們不光是太陽能的組件以及逆變設備,還有系統優化的技術,能夠保證我們在未來兩三年的時間當中,進一步地降低成本,讓更多的人來使用清潔能源。

呼吁購買綠色電力

企業不能靠廉價的能源來獲取競爭力,而是需要靠創新,靠人才,靠國際化,靠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機制。我呼吁,廣大的消費者盡量去購買綠色的電力。綠色電力可能比常規的電力要貴一些,但這種交易代表的是一種清潔能源消費習慣,一種社會責任。

周一:現在光伏補貼是不是有很大的缺口,導致很多補貼不能到位?

曹仁賢:是的,一個是補貼不夠了。其實,按照可再生能源法,補貼不夠的時候,這每千瓦時一分九的補貼應該提高。我作為全國人大代表,此前就提議,希望能夠將補貼從一分九提升到三分錢,這樣就可以一次性解決補貼拖欠的問題。從我個人的觀點來說,計征化石能源的環境成本,真實反映我們目前的用電用能的成本,是必須的。

企業不能靠廉價的能源來獲取競爭力,而是需要靠創新,靠人才,靠國際化,靠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機制。如果說,靠能源的廉價,那這個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。所以我呼吁,廣大的消費者盡量去購買綠色的電力。現在像谷歌、蘋果這些企業都有非常強的社會責任感,他們就是在中國購買綠色電力。綠色電力可能比常規的電力要貴一些,但這種交易代表的是一種清潔能源消費習慣,一種社會責任。目前在這塊矛盾比較突出,所以就導致了錢不夠。

第二,我們的可再生能源裝機規模,由于市場快速發展,成本降低非常快,規模也越來越大了,也飽受一些爭議。例如,現在的限電、棄光、棄風等。這需要我們努力降低硬件的成本,設備的成本,同時還需要讓全社會都能為可再生能源提供幫助,最終是通過儲能的方式可以完全實現100%的清潔功能。

周一:陽光電源的補貼一年有多少?

曹仁賢:公司主要在設備端,所以也沒有獲取多少補貼。努力把設備做好,讓真正的補貼能夠讓最終電力消費者受益,這是我們必須要做到的。如果大量的獲取這個補貼,是不太妥當的,因為公司也沒有這樣的商業模式去獲取這樣大額的補貼。

光伏新政來得太突然

市場今年會有些萎縮,但這是螺旋式上升的過程,這樣的過程在2009年、2011年經歷了多輪,意味著我們掌握學習曲線,也掌握了處理危機的技巧。總體來說,一次又一次的危機,對企業,對陽光電源這樣有經驗的企業產生的影響越來越小。

周一:“531新政”出來以后,給行業帶來什么影響?

曹仁賢:影響還是比較大的,首先是消費者本來對清潔能源了解不夠,覺得國家將不再支持太陽能與風能清潔能源。實際上,這是一個誤讀,是消費者和資本市場對清潔能源產業的誤讀。實際上,國家是認為現在的錢不太夠,所以要踩踩剎車,行業內要去掉一些產能。但是很多投資者以為國家不支持了,就覺得還不如早早撤了算了,所以有很多人就拋售股票,有很多人拋售存貨。

市場今年會有些萎縮,但這是螺旋式上升的過程,這樣的過程,我們在2009年、2011年經歷了多輪,意味著我們掌握學習曲線,也掌握了處理危機的技巧。總體來說,一次又一次的危機,對企業,對我們這樣有經驗的企業產生的影響越來越小。

現在關鍵問題是,大家關心的市場會不會大幅度地萎縮。實際上是不會的,因為已經快接近平價了。有很多分布式的電站、工商業的用戶,甚至很多家庭的用戶,基本上能夠接受這樣的投資。有的人覺得,家里安裝這樣的一套系統,也是承擔一些社會責任的方式。

面臨的挑戰,是要安排好應對這一年的市場萎縮,同時也要努力開拓國外的市場,同時相關協同一些多元化的東西。比如說電動汽車,比如說服務等。公司對完成今年的業績目標還是充滿信心的。

周一:7月7日至9日,公司在黃山承辦了2018光伏領袖峰會,不少行業領袖交流了對今年行業的看法,您感覺現在行業情緒怎么樣?

曹仁賢:從531這個“噩耗”傳來,開始大家都非常氣憤,非常不理解,甚至包括我們一些企業家提出一些訴求,到逐步平靜,到最后如何去面對。我們的主管部門也在做一些糾偏的工作,一些政策可以做得更好。比如說,一年之計在于春,政策要調整,在年初的時候就調整。這樣的話,企業會去按照政策,來安排年度的生產計劃。現在有些東西是備貨備料了,設備的供應時間非常長,但突然5月31號來了一個政策,造成業內措手不及。現在主要是造成庫存壓力大,本來可以不購買的,這都是真金白銀。

所以支持企業,你給一個項目也好,給一個什么也好,遠遠不如早早把政策制定,不要搖擺。早早地宣布,今年我們就少干一點,就不會有這些損失。我們公司的損失還好,有很多中小企業一頭扎進去了,有的眼淚都哭不出來了。

研發投入強度蠻大

應對光伏調整期開源是關鍵,目前公司在新能源汽車、儲能、國際市場開拓方面,都做得不錯。即使今年國內市場有所萎縮,公司在產品的成本降低,研發的投入方面強度還是蠻大的,同時也推出了好幾個性價比更高的新品。

周一:公司接下來會采取什么措施應對光伏調整期?

曹仁賢:開源是關鍵,公司現在在新能源汽車,在儲能,在國際市場開拓方面,都做得不錯。公司有浮體項目,兩淮水上漂浮的項目做得非常成功;公司的新能源汽車項目,今年也是上揚的;儲能項目去年是有所滑坡,今年又大幅度地上升,今年該項目可以做到五個億的銷售,明年可以突破十億的規模。即使是今年國內市場有所萎縮,公司在產品的成本降低,研發的投入方面強度還是蠻大的,同時也推出了好幾個性價比更高的新品。

周一:業績會不會有所調整呢?

曹仁賢:利潤的增長可能要放緩,但我們今年的銷售收入目標不變。對于收入過百億,我們還是充滿信心。公司的兩個主要的業務板塊:電站系統集成和逆變器。逆變器有所下降,但是電站系統集成還是上升的,因為公司儲備了一些項目,同時電站開發海外還有一些項目,所以今年整個電站這塊收入沒有下降,反而是增加的。

周一:海外市場方面,公司有沒有作為重點去拓展?

曹仁賢:美國市場會受一些影響,因為美國威脅要加征中國2000億美元商品10%的進口關稅,對我們會有些影響,因為這個10%正好是我們的利潤。所以,如果要做了,就沒有利潤了。即使這樣,公司也是準備做的。我們要知難而進,要能夠在這種逆境下存活下來。它不可能永遠都征收10%的稅,我們就等著它不收的那一天。我們有這個耐心,有這種手段進一步降低成本,即使征收了10%的稅,還能賣給你。

對于美國市場,我現在跟消費者承諾,即使征收10%的關稅,我賣給你的價格不變,現在就是這么一個承諾發出去了。給客戶承諾,不管征與不征,我們價格不變。同時,公司在印度的工廠,也要盡快生產出口其他國家的產品,這也是一種應對策略。

周一:未來海外市場收入占比要達到多少?

曹仁賢:至少要占到我們總收入的40%,這樣才能夠真正的抗各種各樣的風險。現在的占比大概是15%左右,目標是用5年時間達到40%。

真正走向全球化,核心是人才。現在公司有一百多個外國員工。海外團隊還是比較強大的,實際上,我們真正走向海外市場,是比中國大部分企業要強的。公司在美國、德國、日本、印度、中東等地方都建了研發中心或銷售基地。

孵化光儲一體化項目

現在主要是想把光儲一體化孵化出來,就是要實現24小時連續不斷供太陽能,那就必須要解決晚上儲能的問題。晚上儲能現在面臨的問題是很多的,公司有專門的團隊在大力研發。公司在能源互聯網、光儲一體方面不斷投入。

周一:逆變器市場份額已經占到30%多,這個行業未來還有多少空間?

曹仁賢:如果說全球今后一年的產能在150GW的話,這個空間還有50%的增長。今后,隨著新能源汽車,隨著儲能的結合,風光常規能源打捆結合等,在能源的末端與能源互聯的技術,合同能源管理和合同發電管理等一些互聯網新業態的出現,服務這部分收入有些增長,智慧能源這方面的收入有些增長。比如說參與虛擬發電,參與隔墻售電(分布式電源就近銷售電量),公司也是有部門在做這個事情,還會有些增長。

周一:有沒有可能孵化出一個新的板塊?

曹仁賢:現在主要是想把光儲一體化孵化出來,就是要解決24小時連續不斷供太陽能,那就必須要解決晚上儲能的問題。晚上儲能現在面臨的問題是很多的,公司有專門的團隊在大力研發。早晨七點鐘的時候,太陽還沒有出來的時候,我們也能供得上太陽能的電,真正實現能源的獨立,甚至跟燃料電池的結合,跟其他的清潔能源的結合,通過市場化的運作,保證這個清潔能源能夠盡量分享給大家。公司在能源互聯網、光儲一體方面不斷投入。

周一:怎么看今年以來公司股價的表現,能不能給投資者一點信心?

曹仁賢:非常感謝投資者對公司的關心。一個是由于531政策帶來的影響,另一個是國家大環境的影響,股價出現了明顯下行。但是我本人對企業充滿信心。這么多年,我沒賣掉過一分錢股票,而且在去年我們員工持股快要倒掛的時候,還增持了900多萬股。

作為一個要長期運營的企業,作為一個有強烈使命的企業,公司只有通過自身的努力,通過自己更加勤奮學習和勤勞的運作,使企業的價值進一步得到夯實,企業的業績進一步得到拓展。本人對于股價不好去評論,但是對于企業本身,我是充滿信心的。

周一:請您給公司的幾萬名股東說幾句話。

曹仁賢:非常感謝各位股東!陽光電源自從上市以來都得到大家的認可,盡管環境有比較大的變化,政策也有些變化,我想請投資者相信我們的管理團隊,相信我們陽光電源一定能夠把公司治理好,把產品做好,把服務做好。

/ NEWS
新聞中心
捕鱼欢乐季害了多少人